古典文学之旧唐书,华夏音乐史纲

古典文学之旧唐书,华夏音乐史纲

坐部伎有《宴乐》、《长寿乐》、《天授乐》、《鸟歌万寿乐》、《龙池乐》、
《破阵乐》,凡六部。《宴乐》,张文收所造也。工人绯绫袍,丝布袴。舞二十一位,
分为四部:《景云乐》,舞多人,花锦袍,五色绫袴,云冠乌高筒靴;《庆善乐》,
舞五个人,紫绫袍,大袖,丝布袴,假髻。《破阵乐》,舞多个人,绯绫袍,锦衿褾,
绯绫裤。《承天乐》,舞多个人,紫袍,进德冠,并铜带。乐用玉磬一架,大方响一
架,NN筝一,卧箜篌一,小箜篌一,大琵琶一,大五弦琵琶一,小五弦琵琶一,
大笙一,小笙一,大筚篥一,小筚篥一,大箫一,小律一,正铜拔一,和铜拔一,
长笛一,短笛一,楷鼓一,连鼓一,鞉鼓一,桴鼓一,工歌二。此乐惟《景云舞》
仅存,余并亡。《长寿乐》,武太后长寿年所造也。舞十有几人。画衣冠。《天授
乐》,武太后天授年所造也。舞多人。画衣五采,凤冠。《鸟歌万岁乐》,武太后
所造也。武太后时,宫中养鸟能人言,又常称万岁,为乐以象之。舞多少人。绯大袖,
并画瞿鹆,冠作鸟像。今案岭南有鸟,似瞿鹆而稍大,乍视之,不相分辨。笼
养久则能言,无不通,南人谓之吉了,亦云料。开元初,马尼拉献之,言音雄重如老公,委曲识人情,慧于鹦鹉远矣,疑即此鸟也。《汉书·武帝本纪》书南越献驯象、
能言鸟。注《汉书》者,皆谓鸟为鹦鹉。假设鹦鹉,不得不举其名,而谓之能言鸟。
鹦鹉秦、陇尤多,亦不足重。所谓能言鸟,即吉了也。北方常言瞿鹆逾岭乃能言,
传者误矣。岭南什么多瞿鹆,能言者非瞿鹆也。《龙池乐》,玄宗所作也。玄宗
龙潜之时,宅在隆庆坊,宅南坊人所居,变为池,望气者亦异焉。故中宗季年,泛
舟池中。玄宗正位,以坊为宫,池水逾大,弥漫数里,为此乐以歌其祥也。舞十有
四个人,人冠饰以六月春。《破阵乐》,玄宗所造也。生于立部伎《破阵乐》。舞几个人,
金甲胄。自《长寿乐》已下皆用龟兹乐,舞人皆著靴。惟《龙池》备用雅乐,而无
钟磬,舞人蹑履。

  《西戎乐》,其可见者鲜卑、吐谷浑、部落稽三国,皆立刻乐也。鼓吹本军旅之音,马上奏之,故自汉以来,《北狄乐》总归鼓吹署。后魏乐府始有北歌,即《魏史》所谓《真人代歌》是也。代都时,命掖庭宫女晨夕歌之。周、隋世,与《西凉乐》杂奏。今存者五十三章,其名目可解者六章;《慕容可汗》、《吐谷浑》、《部落稽》、《钜鹿公主》、《白净王》、《皇太子企喻》也。其不可解者,咸多「可汗」之辞。按今大角,此即后魏世所谓《簸逻回》者是也,其曲亦多「可汗」之辞。北虏之俗,呼主为可汗。吐谷浑又慕容别种,知此歌是燕、魏之际鲜卑歌。歌辞虏音,竟不可晓。梁有《钜鹿公主歌辞》,似是姚苌时歌,其辞华音,与北歌分化。梁乐府鼓吹又有《大白净皇皇储》、《小白净皇世子》、《企喻》等曲。隋鼓吹有《白净皇太子君》曲,与北歌校之,其音皆异。开元初,以问歌工长孙元忠,云自高祖以来,代传其业。元忠之祖,受业于侯将军,尊贵昌,并州人也,亦世习北歌。贞观中,有诏令贵昌以其声教乐府。元忠之家世相传如此。虽译者亦无法布告其辞,盖年岁久远,失其真矣。丝桐,惟琴曲有胡笳声大角,金吾所掌。

        二十三,东汉的华夏音乐

       
西汉仅维持了三十余年,西汉建构,国初总计天下人口不足三百万户,千里萧疏,地阔人稀,苏醒种植业生产是首先要务。唐初举办均田,每丁百亩,老弱妇孺也分有口粮田。功臣之家所分的地步是公民的十倍或许数十倍,畜牧业是最关键的社经,继续执行极权品级制,只不过修正为圣殿之上的民主凑集制,大臣们方可提议分化的眼光,不会被视为反对国王,攻击国家元首。古时候国王杨广是因为调戏父皇的爱妃,不得已杀死父皇,即了天王之位。唐文帝唐太宗也是无奈囚禁了父皇,尊其为太上皇,杀死表弟与四弟即了皇帝之位。天可汗的幼子们也是这么,同室操戈,骨血相残,权力斗争始终存在,那就是极权等级制不可制伏的弊病。后来武后形成女王,重用酷吏,将贪污的官吏杀死无数,也免去了路人,天下极度稳固。唐文帝与武珝都以享国长久,所以西汉得以根深蒂固,被称之为大唐盛世。明朝的音乐艺术很蓬勃,汇聚了南边世界的有所音乐艺术。“高祖受禅,擢祖孝孙为吏部左徒,转太常少卿,渐见亲委。孝孙由是奏请作乐。时军国多务,未遑改创,乐府尚用隋氏旧文。武德七年,始命孝孙修定雅乐,至贞观二年10月奏之。太宗曰:礼乐之作,盖巨人缘物设教,认为撙节,治之隆替,岂此之由?’长史大夫杜淹对曰:前代兴衰,实由于乐。陈将亡也,为《玉树后庭花》;齐将亡也,而为《伴侣曲》。行路闻之,莫不悲泣,所谓亡国之音也。以是观之,盖乐之由也。太宗曰:不然,夫音声能振奋人心,自然之道也。故欢者闻之则悦,忧者听之则悲,悲欢之情,在于人心,非由乐也。将亡之政,其民必苦,然苦心所感,故闻之则悲耳,何有乐声哀怨,能使悦者悲乎?今《玉树》、《伴侣》之曲,其声具存,朕当为公奏之,知公必不悲矣。’上卿右丞魏徵进曰:古代人称: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乐在融入,不由音调。太宗然之。孝孙又奏:陈、梁旧乐,杂用吴、楚之音;周、齐旧乐,多涉胡戎之伎。于是探讨南北,考以古音,作为大唐雅乐。以十二律各顺其月,旋相为宫。按《礼记》云,大乐与世界同和”,故制十二和之乐,合三十一曲,八十四调。”广孝皇帝即了主公之位之后,【秦王破阵】之曲被提到了第一的身价。改写了新的乐章,对广孝皇日本东京帝国大学加赞叹:“更名《七德》之舞,增舞者至百十七人,被甲执戟,以象战阵之法焉。”唐文帝并非仅表示他一位,而是贰个以朋党为主导的政治集团,继续试行极权品级制社会制度大功告成。人是按习惯实行生存,经历了千年的专制奴化,无人敢于建议纠纷。李世民的施政方略是儒释道兼而用之,王道与霸道兼而用之,仁德与权谋兼而用之,民主与聚焦兼而用之。前代的音乐艺术较为完整的保存了下去,饱含那个亡国之音。光孝皇帝成为太岁之后,演奏的正是陈后主、隋炀帝等淫乱之君的九部之乐。随着国力的增高,国家的手舞足蹈,乐府选取旧的曲调填写新的乐章,乐府成为东魏时代的音乐艺术代表作。唐乐府与汉乐府的不相同之处在于:唐乐府的乐章创作均为今世名流,例如李太白、杜草堂、白乐天等数百位社会名流。郊庙乐章都以些陈词西调,未有怎么新意。乐府则大不一致,【全唐诗】中的乐府故事集均为上乘之作,举例张若虚的【春江卯月夜】,李白的【蜀道难】等等,都以旧曲填新词,【春江中和夜】原本的词曲是陈后主所作。张若虚之当作后裔所精通,温八叉的【春江中和夜】新词为:“玉树歌阑海云黑,花庭忽作青芜国。秦淮有水水粗暴,还向钱塘漾春色。杨家二世安九重,不御华芝嫌六龙。百幅锦帆风力满,连天展尽水华。珠翠丁星复明灭,龙头劈浪哀笳发。千里涵空照水魂,万枝破鼻团香雪。漏转霞高沧海西,颇黎枕上闻天鸡。蛮弦代雁曲如语,一醉昏昏天下迷。四方倾动粉尘起,犹在芬芳梦魂里。后主荒宫有晓莺,飞来只隔西江水。”陈后主的【玉树后庭花】歌词为:“丽宇芳林对高阁,新妆艳质本倾城。映户凝娇乍不进,出帏含态笑相迎。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花开花落不深刻,落红随处归寂中!”无名所作的【金镂衣】歌词为:“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

       
能够看得出来,古代的乐府相当受前代影响,更加的多的描摹了离怨情愁,人生百态,与下层社会的思想激情一致。多数乐府创作都出自于民间小说家,御用雅人所写的并非常的少,御用雅人首固然举国同庆。来自高丽、西域、天竺、东夷、南蛮的音乐艺术与中华音乐艺术融入,在盛唐一时春光明媚,五彩缤纷。高丽乐、百济乐、扶南乐、天竺乐、骠国乐、高昌乐、龟兹乐、疏勒乐、康国乐、安国乐、西戎乐、散乐、歌舞戏、婆罗门乐、大面、拨头、踏摇娘、相和乐等等,在北周都大放异彩,古代跻身了极权品级制的成熟期,借鉴了前朝的历史教训。

       
“当江南之时,《巾舞》、《白纻》、《巴渝》等衣服各异。梁从前舞人并二八,梁舞省之,咸用伍个人而巳。令工人平巾帻,绯袴褶。舞几人,碧轻纱衣,裙襦大袖,画云凤之状。漆鬟髻,饰以金铜杂花,状如雀钗;锦履。舞容闲婉,曲有姿态。沈约《宋书》志江左诸曲哇淫,到现在其声调犹然。观其政已乱,其俗已淫,既怨且思矣。而从容雅缓,犹有古士君子之遗风。他乐则莫与为比。乐用钟一架,磬一架,琴一,三弦琴一,击琴一,瑟一,秦琵琶一,卧箜篌一,筑一,筝一,节鼓一,笙二,笛二,箫二,篪二,叶二,歌二。”“自长安已后,朝廷不重古曲,工伎转缺,能合于管弦者,唯《明君》、《杨伴》、《骁壶》、《春歌》、《秋歌》、《白雪》、《堂堂》、《春江花潮》等八曲。旧乐章多或数百言。武太后时,《明君》尚能四十言,今所传二十六言,就之讹失,与吴音转远。刘贶以为宜取吴人使之传习。以问歌工李郎子,李郎子北人,声调已失,云学于俞才生。才生,江都人也。今郎子逃,《清乐》之歌阙焉。又闻《清乐》唯《雅歌》一曲,辞典而音雅,阅旧记,其辞信典。汉有《盘舞》,今隶《散乐》部中。又有《幡舞》、《扇舞》,并亡。自周、隋已来,管弦杂曲将数百曲,多用西凉乐,鼓中国风多用龟兹乐,其曲度皆时俗所知也。惟弹琴家犹传楚、汉旧声。及《清调》、《瑟调》,蔡邕杂弄,非朝廷郊庙所用,故不载。”“《西凉乐》者,后魏平沮渠氏所得也。晋、宋末,中原丧乱,张轨据有河西,苻秦通金陵,旋复隔开分离。其乐具备钟磬,盖凉人所传中华夏族民共和国旧乐,而杂以羌胡之声也。魏世共隋咸重之。工人平巾帻,绯褶。白舞壹人,方舞多人。白舞今阙。方舞多少人,假髻,玉支钗,紫丝布褶,白大口袴,五彩接袖,乌马丁靴。乐用钟一架,磬一架,弹筝一,搊筝一,卧箜篌一,竖箜篌一,琵琶一,五弦琵琶一,笙一,箫一,筚篥一,小筚篥一,笛一,横笛一,腰鼓一,齐鼓一,檐鼓一,铜拔一,贝一。编钟今亡。”

       
北宋的乐器首要有:“八音之属,协于八节。匏,瓠也,帝女氏造。列管于匏上,内簧当中,《尔雅》谓之巢。大者曰竽,小者曰和。竽,煦也,冬至之音,煦生万物也。竽管三十六,宫管在左。和管十三,宫管居中。今之竽、笙,并以木代匏而漆之,无复音矣。荆、梁之南,尚存古制云。”“管三孔曰龠,白露之音,万物振跃而动也。箫,舜所造也。《尔雅》谓之茭。音清华曰絪,二十三管,修尺四寸。笛,汉世宗工丘仲所造也。其元出于羌中。短笛,修尺有咫。长笛、短笛之间,谓之中管。篪,吹孔有觜如酸里红。横笛,小篪也。刘翼好胡笛。五胡乱华,石遵玩之不绝音。《宋书》云:有胡篪出于胡吹,则谓此。梁胡吹歌云:”快马不须鞭,反插倒挂柳枝。下马吹横笛,愁杀路傍儿。”此歌辞元出北国。之横笛皆去觜,其加觜者谓之义觜笛。筚篥,本名悲篥,出于胡中,其声悲。亦云:东夷吹之以惊中中原人民共和国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柷,众也。立冬之音,万物众皆成也。方面各二尺馀,旁开员孔,内手于中,击之以举乐。敔,如伏虎,背都有鬛二十七,碎竹以击其首而逆刮之,以止乐也。舂牍,虚中如桶,无底,举以顿地如舂杵,亦谓之顿相。相,助也,以节乐也。或谓梁孝王筑睢阳城,击鼓为下杵之节。《睢阳操》用舂牍,后世因之。拍板,长阔如手,厚寸馀,以韦连之,击以代抃。”“琴,青帝所造。琴,禁也,秋分之音,阴气初动,禁物之淫心。五弦以备五声,武王加之为七弦。琴十有二柱,如琵琶。击琴,柳惲所造。惲尝为文咏,思有所属,摇笔误中琴弦,因为此乐。以管承弦,又以片竹约而束之,使弦急而声亮,举竹击之,感到节曲。瑟,昔者大帝使素女鼓五十弦瑟,悲不可能自止,破之为二十五弦。大帝,伏羲也。筝,本秦声也。相传云蒙将军所造,非也。制与瑟同而弦少。案京房造五音准,如瑟,十三弦,此乃筝也。杂乐筝并十有二弦,他乐皆十有三弦。轧筝,以片竹润其端而轧之。筑,如筝,细颈,以竹击之,如击琴。《清乐》筝,用骨爪长寸馀以代指。琵琶,四弦,汉乐也。初,秦GreatWall之役,有鼗而鼓之者。及孝曹阿瞒嫁宗女于乌孙,乃裁筝、筑为即刻乐,以慰其乡国之思。推而远之曰琵,引而近之曰琶,言其便利事也。今《清乐》奏琵琶,俗谓之秦男士”,圆体修颈而小,疑是弦鼗之遗制。别的皆充上锐下,曲项,形制稍大,疑此是汉制。兼似两种制度者,谓之秦汉”,盖谓通用秦、汉之法。《梁史》称侯景之将害简文也,使太乐令彭隽赍曲项琵琶就帝饮,则南朝似无。曲项者,亦本出胡中。五弦琵琶,稍小,盖北国所出。《风俗通》云:以手琵琶之,因为名。案旧琵琶都以木拨弹之,太宗贞观中始有手弹之法,今所谓搊琵琶者是也。《风俗通》所谓以手琵琶之。乃非用拨之义,岂上世固有搊之者耶?阮咸,亦秦琵琶也,而项长过到未来制,列十有三柱。武太后时,蜀人蒯朗于古墓中得之。晋《竹林七贤图》阮咸所弹与此类,因谓之阮咸。咸,晋世实以善琵琶知音律称。箜篌,汉世宗使乐人侯调所作,以祠太一。或云侯辉所作,其声坎坎应节,谓之坎侯,声讹为箜篌。或谓师延靡靡乐,非也。旧说亦依琴制。今按其形,似瑟而小,七弦,用拨弹之,如琵琶。竖箜篌,胡乐也,汉敬宗好之。体曲而长,二十有二弦,竖抱于怀,用两只手齐奏,俗谓之擘箜篌。凤首箜篌,有项如轸。七弦,郑善子作,开元中进。形如阮咸,其下贫乏而身大,旁有少缺,取其身便也。弦十三隔,孤柱一,合散声七,隔声九十一,柱声一,总九十九声,随调应律。太一,司马縚开元中进。十二弦,六隔,合散声十二,隔声七十二。弦散声应律吕,以隔声旋相为宫,合八十四调。今编入雅乐宫县内用之。六弦,史盛作,天宝中进,形如琵琶而长。六弦,四隔,孤柱一,合散声六,隔声二十四,柱声一,总三十一声,隔调应律。天宝乐,任偃作,天宝中进。类石幢,十四弦,六柱。黄钟一均足倍七声,移柱作调应律。”“埙,曛也,立冬之音,万物将曛黄也。埏土为之,如鹅卵,凡六孔,锐上丰下。大者《尔雅》谓之曰嘂。缶,如足盆,古四夷之乐,秦俗应而用之。其貌似覆盆,以四杖击之。秦、赵会于伊川,秦王击缶而歌。八缶,唐永泰初司马縚进《广平乐》,盖八缶具黄钟一均声。钟,轩辕氏之工垂所造。钟,种也,立春之音,万物种成也。大曰镈,镈亦大钟也。《尔雅》谓之镛。小而编之曰编钟,中曰剽,小曰栈。錞于,圆如碓头,大上小下,县以笼床,芒渼将之以和鼓。沈约《宋书》云,”今俗世时有之”,则宋日非庙庭所用。南齐平蜀获之,斛斯徵观曰:”錞于也。”依干宝《周礼注》试之,如其言。铙,木舌,摇之以和鼓。梁有铜磬,盖今方响之类。方响,以铁为之,修八寸,广二寸,圆上方下。架如磬而不设业,倚于架上以代钟磬。俗世所用者才三四寸。铜拔,亦谓之铜盘,出西戎及西戎。其圆数寸,隐起若浮沤,贯之以韦皮,相击以和乐也。西戎国民代表大会者圆数尺。或谓南宋穆士素所造,非也。钲,如大铜叠,县而击之,节鼓。铜鼓,铸铜为之,虚其一面,覆而击其上。南夷扶南、天竺类皆如此。岭南豪家则有之,大者广丈馀。磬,叔所造也。磬,劲也,白露之音,万物皆坚劲。《书》云,”泗滨浮磬”,言泗滨石可为磬。今磬石皆出华原,非泗滨也。登歌磬,以玉为之,《尔雅》谓之芃。鼓,动也,冬节之音,万物皆含阳气而动。雷鼓八面以祀天,灵鼓六面以祀地,路鼓四面以祀鬼神。夏后加之以足,谓之足鼓。殷人贯之以柱,谓之楹鼓。周人县之,谓之县鼓。后世从殷制建之,谓之建鼓。晋鼓六尺六寸,金奏则鼓之。傍有鼓谓之应鼓,以和大鼓。小鼓有柄曰鞞,摇之以和鼓。大曰鞉。腰鼓,大者瓦,小者木,皆广首而纤腹,本胡鼓也。石遵好之,与横笛不去左右。齐鼓,如漆桶,大三头,设齐于鼓面如麝脐,故曰齐鼓。檐鼓,如小瓮,先冒以革而漆之。羯鼓,正如漆桶,两只手具击,以其出羯中,故号羯鼓,亦谓之两杖鼓。都昙鼓,似腰鼓而小,以槌击之。毛员鼓,似都昙鼓而稍大。答腊鼓,制广羯鼓而短,以指揩之,其声甚震,俗谓之揩鼓。鸡娄鼓,正圆,双手所击之处,平可数寸。正鼓、和鼓者,一以正,一以和,皆腰鼓也。节鼓,状如博局,中间员孔,适容其鼓,击之节乐也。抚拍,以韦为之,实之以糠,抚之节乐也。”“金、石、丝、竹、匏、土、革、木,谓之八音。金木之音,击而成乐。今西戎有管木者,桃皮是也。北狄有吹金者,铜角是也。长二尺,形如牛角。贝,蠡也,容可数升,并吹之以节乐,亦出东夷。桃皮,卷之认为筚篥。啸叶,衔叶而啸,其声清震,橘柚尤善。北狄丝竹之量,国异其制,不可详尽。《尔雅》:琴二十弦曰离,瑟二十七弦曰洒。汉世有洞箫,又有管,长尺围寸而并漆之。宋世有绕梁,似卧箜篌。今并亡矣。今世又有篪,其长盈寻,曰七星,如筝稍小,曰云和,乐府所不用。”李儇通晓音律,谱写了繁多的新曲。杨芙蓉、江妃等都以音乐歌舞歌星,【全宋词】里选入几人的新词为:西施【赠张云容舞】罗袖动香香不已,红蕖袅袅秋烟里。轻云岭上乍摇风,嫩柳池边初拂水。”江妃【谢赐珍珠】桂叶双眉久不描,残妆和泪污红绡。长门自然无梳洗,何须珍珠慰寂寥。”北魏以诗词取士,选择优秀者而仕,所以雅士太尉无不明白音律。就连杨国忠等贤愚不齐的朝臣们也能随帮唱影,取悦于圣上。李太白不愿意屈身为奴,视天子最为信赖的军机大臣高力士就像奴婢,令其脱靴,得罪了权贵,遭到排挤。李供奉喜欢以乐府方式实行创作,罗曼蒂克随便,清新自然,随口吟唱就合仄押韵,无需费情绪注意音律。光孝皇帝曾被赐为大野氏,是北朝鲜卑的姓氏。自称是汉李陵之后,其实汉李陵之后耻为汉人姓氏,均随母姓,根本不认账是降人李陵之后。李陵变节从此,族人纷纭改姓为里,也是耻于与李陵为同宗。李唐王朝是鲜卑之后,天可汗是胡汉混血儿,所以并不排外来自于各方面包车型地铁学识艺术,与所接受的启蒙与知识熏陶很有关系。唐朝经历了反复干戈,来自由民主间的哀怨之声在乐府以及明代诗词中均有大气的浮现,就不一一举例,唐朝的诗歌都得以看成新声举办演唱,千百种品牌流行于世,填上新词即为新声,在此基础上变成了以曲牌连接演唱情势的神州戏剧,能够将数十、以致数百不等的品牌连接在一同,填上新词举办表演,形成了各具特色的特大型曲目表演情势。

高祖登极之后,享宴因隋旧制,用九部之乐,其后分为立坐二部。今立部伎有
《安乐》、《太平乐》、《破阵乐》、《庆善乐》、《大定乐》、《上元乐》、
《圣寿乐》、《乐圣乐》,凡八部。《安乐》者,曹魏武帝平齐所作也。行列方正,
象城邑,周世谓之城舞。舞者80位。刻木为面,狗喙兽耳,以金饰之,垂线为发,
画猰皮帽。舞蹈姿制,犹作羌胡状。《太平乐》,亦谓之五方师子舞。师子鸷兽,
出于西北夷天竺、师子等国。缀毛为之,人居个中,像其俯仰驯狎之容。三位持绳
秉拂,为习弄之状。五师子各立其方色。百四14人歌《太平乐》,舞以足,持绳者
服装作昆仑象。《破阵乐》,太宗所造也。太宗为秦王之时,征讨四方,尘凡歌谣
《秦王破阵乐》之曲。及即位,使吕才协音律,李百药、虞世南、褚亮、魏徵等制
歌辞。百贰10个人披甲持戟,甲以银饰之。发扬蹈厉,声母韵母慷慨。享宴奏之,皇上避
位,坐宴者皆兴。《庆善乐》,太宗所造也。太宗生于武术之庆善宫,既贵,宴宫
中,赋诗,被以管弦。舞者六十几人。衣紫大袖裾襦,漆髻皮履。舞蹈安徐,以象
文德洽而环球安乐也。《大定乐》,出自《破阵乐》。舞者百43人。被美妙绝伦文甲,
持槊。歌和云,“八纮同轨乐”,以象平辽东而边隅大定也。《上元节乐》,高宗所
造。舞者百八19人。画云衣,备五色,以象元气,故曰“元夕”。《圣寿乐》,高
宗武珝所作也。舞者百四十三个人。金铜冠,五色画衣。舞之行列必成字,十六变而毕。
有“圣超千古,道泰百王,皇上万年,宝祚弥昌”字。《光圣乐》,玄宗所造也。
舞者八十八个人。乌冠,五彩画衣,兼以《元宵节》、《圣寿》之容,以视帝迹所兴。

  臣伏准旧制,中岳庙含元殿并设宫县三十六架,老子@宫、南北郊、社稷及诸殿庭,并二十架。今修奉乐悬,太庙合造三十六架,臣今参议,请依古礼用二十架。伏自兵兴已来,雅乐沦缺,将为修奉,事实重难。变通宜务于酌中,财务成果当循于宁俭。臣闻诸旧史,昔武王定天下,至周公相成王,始暇制乐。魏初无乐器及伶人,后稍得登歌食举之乐。明帝太宁末,诏增益之。咸和中,鸠集遗逸,尚未有金石之音。至孝武太元中,四厢金石始备,郊祀犹不举乐。宋文帝元嘉两年,初调金石。二十两年,南郊始设登歌,庙舞犹阙。孝武孝建中,有司奏郊庙宜设备乐,始为详定。故后魏孝文太和初,司乐上书,陈乐章有阙,求集群官议定,广修器数,正立名品。诏虽行之,仍有不尽。隋文践祚,太常议正雅乐,四年过后,惟奏黄钟一宫,郊庙止用一调。据礼文,每一代之乐,二调并奏,六代之乐,凡十二调。其馀声律,皆不复通。高祖受隋禅,军国多务,未遑改创,乐府尚用隋氏旧文。武德三年,命太常考正雅乐。贞观二年,考毕上奏。盖其专门的学业余大学,故历代不能够速成。

周六皇宫县,诸侯轩县,大夫曲县,士特县。故尼父之堂,闻金石之音;魏绛
之家,有钟磬之声。秦、汉之际,斯礼无闻。汉侍郎田蚡,前庭罗钟磬,置曲旃。
光武又赐南海恭王钟之乐。即汉世人臣,尚有金石。汉乐歌云,“高张四县,神
来宴飨”,谓宫县也。制氏在太乐,能记响亮慰勉。河间王著《乐记》,八佾之舞
与制氏不甚相远,又舞八佾之明文也。《汉仪》云,高庙撞千石之钟十枚,即《上
林赋》所谓“撞千石之钟,立万石之铤钜”者也。钟当十二,而此十枚,未识其义。
议者皆云汉世不知用宫县。今案汉章、和世用旋宫,汉世群儒,备言其义,牛弘、
祖孝孙所由准的也。又河间王博采经籍,与制氏不殊,知汉世之乐,为最备矣。魏、
晋已来,但云四厢金石,而不言其礼,或八架,或十架,或十六架。梁武始用二十
六架。贞观初增三十六架,加鼓吹熊罴桉十二于四隅。后魏、周、齐皆二十六架。
建德中,复梁三十六架。隋文省。炀帝又复之。

  《散乐》者,历代有之,非部伍之声,俳优歌舞杂奏。汉圣上临轩设乐,舍利兽从天堂来,戏于殿前,激水成塔么鱼,跳跃嗽水,作雾翳日,化成白虎,修八丈,出水游戏,辉耀日光。绳系两柱,相去数丈,二倡女对舞绳上,切肩而不倾。如是杂变,总名百戏。江左犹有《高祇紫鹿》、《跂行鳖食》、《齐王卷衣》、《綍鼠》、《夏育扛鼎》、《臣象行乳》、《神龟抃戏背负灵岳》、《桂树白雪》、《画地成川》之伎。晋成帝咸康四年,散骑御史顾臻表曰:「末世之乐,设外方之观,逆行连倒。四海朝觐帝庭,而能够蹈天,头以履地,反天地之顺,伤彝伦之大。」乃命太常悉罢之。其后复《高祇紫鹿》。后魏、金朝,亦有《鱼龙辟邪》、《鹿马仙车》、《吞刀吐火》、《剥车剥驴》、《种瓜拔井》之戏。周宣帝征齐乐并会关中。开皇初,散遣之。大业二年,突厥单于来朝德阳宫,炀帝为之大合乐,尽通汉、晋、周、齐之术。南蛮大骇。帝命乐署肄习,常以元朔纵观端门内。大略《散乐》杂戏多幻术,幻术皆出西域,天竺尤甚。刘彘通西域,始以善幻人至中夏族民共和国。安帝时,天竺献伎,能自断手足,刳剔肠胃,自是历代有之。笔者高宗恶其惊俗,敕西域关令不令入中国。苻坚尝得西域倒舞伎。睿宗时,婆罗门献乐,舞人倒行,而以足舞于极銛刀锋,倒植于地,低目就刃,以历脸中,又植于背下,吹筚篥者立其腹上,终曲而亦无伤。又伏伸其手,三人蹑之,施身绕手,百转无已。汉世有橦木伎,又有盘舞。晋世加之以柸,谓之《柸盘舞》。乐府诗云,「妍袖陵七盘」,言舞用盘七枚也。梁谓之《舞盘伎》。梁有《长蹻伎》、《掷倒伎》、《跳剑伎》、《吞剑伎》,今并存。又有《舞轮伎》,盖今戏车轮者。《透三峡伎》,盖今《透飞梯》之类也。《高祇伎》,盖今之戏绳者是也。梁有《獼猴幢伎》,今有《缘竿》,又有《獼猴缘竿》,未审何者为是。又有《弄碗珠伎》、《丹珠伎》。

《扶南乐》,舞四人,朝霞行缠,赤布鞋。隋世全用《天竺乐》,今其存者,
有羯鼓、都昙鼓、毛员鼓、箫、笛、筚篥、铜拔、贝。《天竺乐》,工人皁丝布头
巾,白练襦,紫绫袴,绯帔。舞四人,披发,朝霞袈裟,行缠,碧麻鞋。袈裟,今
僧衣是也。乐用铜鼓、羯鼓、毛员鼓、都昙鼓、筚篥、横笛、凤首箜篌、琵琶、铜
拔、贝。毛员鼓、都昙鼓今亡。《骠国乐》,贞元中,其王来献本国乐,凡一十二
曲,以乐工三16人来朝。乐曲皆演释氏经论之辞。此三国,南蛮之乐。

  西戎、东夷国俗,皆随发际断其发,今舞者咸用绳围首,反约发杪,内于绳下。又有新声河西至者,号胡音声,与《龟兹乐》、《散乐》俱为时重,诸乐咸为之少寝。

南蛮、西戎国俗,皆随发际断其发,今舞者咸用绳围首,反约发杪,内于绳下。
又有新声河西至者,号胡音声,与《龟兹乐》、《散乐》俱为时重,诸乐咸为之少
寝。

旧唐书卷三十三

自长安已后,朝廷不重古曲,工伎转缺,能合于管弦者,唯《明君》、《杨伴》、
《骁壶》、《春歌》、《秋歌》、《白雪》、《堂堂》、《春江二月》等八曲。旧
乐章多或数百言。武太后时,《明君》尚能四十言,今所传二十六言,就之讹失,
与吴音转远。刘贶以为宜取吴人使之传习。以问歌工李郎子,李郎子北人,声调已
失,云学于俞才生。才生,江都人也。今郎子逃,《清乐》之歌阙焉。又闻《清乐》
唯《雅歌》一曲,辞典而音雅,阅旧记,其辞信典。汉有《盘舞》,今隶《散乐》
部中。又有《幡舞》、《扇舞》,并亡。自周、隋已来,管弦杂曲将数百曲,多用
西凉乐,鼓说唱多用龟兹乐,其曲度皆时俗所知也。惟弹琴家犹传楚、汉旧声。及
《清调》、《瑟调》,蔡邕杂弄,非朝廷郊庙所用,故不载。

  埙,曛也,立春之音,万物将曛黄也。埏土为之,如鹅卵,凡六孔,锐上丰下。大者《尔雅》谓之曰LT。缶,如足盆,古东夷之乐,秦俗应而用之。其貌似覆盆,以四杖击之。秦、赵会于西峡,秦王击缶而歌。八缶,唐永泰初司马縚进《广平乐》,盖八缶具黄钟一均声。钟,轩辕氏之工垂所造。钟,种也,冬至之音,万物种成也。大曰镈,镈亦大钟也。《尔雅》谓之镛。小而编之曰编钟,中曰剽,小曰栈。錞于,圆如碓头,大上小下,县以笼床,芒渼将之以和鼓。沈约《宋书》云,「今红尘时有之」,则宋日非庙庭所用。后梁平蜀获之,斛斯徵观曰:「錞于也。」依干宝《周礼注》试之,如其言。铙,木舌,摇之以和鼓。梁有铜磬,盖今方响之类。方响,以铁为之,修八寸,广二寸,圆上方下。架如磬而不设业,倚于架上以代钟磬。尘世所用者才三四寸。铜拔,亦谓之铜盘,出南蛮及四夷。其圆数寸,隐起若浮沤,贯之以韦皮,相击以和乐也。四夷国大者圆数尺。或谓北齐穆士素所造,非也。钲,如大铜叠,县而击之,节鼓。铜鼓,铸铜为之,虚其一面,覆而击其上。南夷扶南、天竺类皆如此。岭南豪家则有之,大者广丈馀。磬,叔所造也。磬,劲也,白露之音,万物皆坚劲。《书》云,「泗滨浮磬」,言泗滨石可为磬。今磬石皆出华原,非泗滨也。登歌磬,以玉为之,《尔雅》谓之芃。鼓,动也,亚岁之音,万物皆含阳气而动。雷鼓八面以祀天,灵鼓六面以祀地,路鼓四面以祀鬼神。夏后加之以足,谓之足鼓。殷人贯之以柱,谓之楹鼓。周人县之,谓之县鼓。后世从殷制建之,谓之建鼓。晋鼓六尺六寸,金奏则鼓之。傍有鼓谓之应鼓,以和大鼓。小鼓有柄曰鞞,摇之以和鼓。大曰鞉。腰鼓,大者瓦,小者木,皆广首而纤腹,本胡鼓也。石遵好之,与横笛不去左右。齐鼓,如漆桶,大学一年级头,设齐于鼓面如麝脐,故曰齐鼓。檐鼓,如小甕,先冒以革而漆之。羯鼓,正如漆桶,两只手具击,以其出羯中,故号羯鼓,亦谓之两杖鼓。都昙鼓,似腰鼓而小,以槌击之。毛员鼓,似都昙鼓而稍大。答腊鼓,制广羯鼓而短,以指揩之,其声甚震,俗谓之揩鼓。鸡娄鼓,正圆,两只手所击之处,平可数寸。正鼓、和鼓者,一以正,一以和,皆腰鼓也。节鼓,状如博局,中间员孔,适容其鼓,击之节乐也。抚拍,以韦为之,实之以糠,抚之节乐也。

后魏有曹婆罗门,受龟兹琵琶于商人,世传其业。至孙妙达,尤为清代北周闵帝所
重,常自击胡鼓以和之。周武帝聘虏女为后,西域诸国来媵,于是龟兹、疏勒、安
国、康国之乐,大聚长安。胡兒令羯人白智通教习,颇杂以新声。张重华时,天竺
重译贡乐伎,后其皇帝子为僧人和尼姑来游,又传其方音。宋世有高丽、百济伎乐。魏平
拓跋,亦得之而未具。周师灭齐,两个国家献其乐。隋文帝平陈,得《清乐》及《文娱笑容可掬礼毕曲》,列九部伎,百济伎不预焉。炀帝平林邑国,获扶南京教院人及其匏琴,陋不
可用,但以《天竺乐》转写其声,而不齿乐部。南梁与高昌通,始有高昌伎。作者太
宗平高昌,尽收其乐,又造《宴乐》,而去《礼毕曲》。今著令者,惟此十部。虽
不著令,声节存者,乐府犹隶之。德宗朝,又有骠国亦遣使献乐。

  《西凉乐》者,后魏平沮渠氏所得也。晋、宋末,中原丧乱,张轨占领河西,苻秦通金陵,旋复隔开分离。其乐具备钟磬,盖凉人所传中华夏族民共和国旧乐,而杂以羌胡之声也。魏世共隋咸重之。工人平巾帻,绯褶。白舞壹人,方舞四个人。白舞今阙。方舞多人,假髻,玉支钗,紫丝布褶,白大口袴,五彩接袖,乌长统靴。乐用钟一架,磬一架,弹筝一,NN筝一,卧箜篌一,竖箜篌一,琵琶一,五弦琵琶一,笙一,箫一,筚篥一,小筚篥一,笛一,横笛一,腰鼓一,齐鼓一,檐鼓一,铜拔一,贝一。编钟今亡。

《高丽乐》,工人紫罗帽,饰以鸟羽,黄大袖,紫罗带,大口袴,赤布鞋,五
色绦绳。舞者三人,椎髻于后,以绛抹额,饰以金珰。多少人黄裙襦,赤黄袴,极长
其袖,乌雪地靴,双双并立而舞。乐用弹筝一,搊筝一,卧箜篌一,竖箜篌一,琵琶
一,义觜笛一,笙一,箫一,小筚篥一,大筚篥一,桃皮筚篥一,腰鼓一,齐鼓一,
檐鼓一,贝一。武太后时髦二十五曲,今惟习一曲,衣裳亦浸衰败,失其本风。
《百济乐》,中宗之代,工人死散。岐王范为太常卿,复奏置之,是以音伎多阙。
舞贰位,紫大袖裙襦,章甫冠,皮履。乐之存者,筝、笛、桃皮筚篥、箜篌、歌。
此二国,南蛮之乐也。

  高祖登极之后,享宴因隋旧制,用九部之乐,其后分为立坐二部。今立部伎有《安乐》、《太平乐》、《破阵乐》、《庆善乐》、《大定乐》、《上元乐》、《圣寿乐》、《乐圣乐》,凡八部。《安乐》者,晋代武帝平齐所作也。行列方正,象城池,周世谓之城舞。舞者捌十三人。刻木为面,狗喙兽耳,以金饰之,垂线为发,画猰皮帽。舞蹈姿制,犹作羌胡状。《太平乐》,亦谓之五方师子舞。师子鸷兽,出于西北夷天竺、师子等国。缀毛为之,人居当中,像其俯仰驯狎之容。肆位持绳秉拂,为习弄之状。五师子各立其方色。百四10个人歌《太平乐》,舞以足,持绳者时装作昆仑象。《破阵乐》,太宗所造也。太宗为秦王之时,讨伐四方,红尘歌谣《秦王破阵乐》之曲。及即位,使吕才协音律,李百药、虞世南、褚亮、魏徵等制歌辞。百拾11位披甲持戟,甲以银饰之。发扬蹈厉,声母韵母慷慨。享宴奏之,圣上避位,坐宴者皆兴。《庆善乐》,太宗所造也。太宗生于武术之庆善宫,既贵,宴宫中,赋诗,被以管弦。舞者六十几个人。衣紫大袖裾襦,漆髻皮履。舞蹈安徐,以象文德洽而天下安乐也。《大定乐》,出自《破阵乐》。舞者百肆拾三个人。被各式各样文甲,持槊。歌和云,「八纮同轨乐」,以象平辽东而边隅大定也。《元夜乐》,高宗所造。舞者百捌14个人。画云衣,备五色,以象元气,故曰「小春王」。《圣寿乐》,高宗武则天所作也。舞者百四13人。金铜冠,五色画衣。舞之行列必成字,十六变而毕。有「圣超千古,道泰百王,天皇万年,宝祚弥昌」字。《光圣乐》,玄宗所造也。舞者84位。乌冠,五彩画衣,兼以《上元节》、《圣寿》之容,以歌王迹所兴。

歌舞戏,有《大面》、《拨头》、《踏摇娘》、《窟垒子》等戏。玄宗以其
非正声,置教坊于禁中以处之。《婆罗门乐》,与东夷同列。《婆罗门乐》用漆筚
篥二,齐鼓一。《散乐》,用横笛一,拍板一,腰鼓三。其馀杂戏,变态多端,皆
不足称。《大面》出于秦代。金朝兰陵王长恭,才武而面美,常著假面以对敌。尝
击周师金墉城下,勇冠三军,齐人壮之,为此舞以效其指麾击刺之容,谓之《兰陵
王入阵曲》。《拨头》出西域。北狄为猛兽所噬,其子求兽杀之,为此舞以像之也。
《踏摇娘》,生于隋末。隋末索菲亚有人貌恶而嗜酒,常自号郎中,醉归必殴其妻。
其妻美色善歌,为怨苦之辞。河朔演其曲而被之弦管,因写其妻之容。妻悲诉,每
摇顿其身,故号《踏摇娘》。近代优人颇改其制度,非旧旨也。《窟垒子》,亦
云《魁垒子》,作偶人以戏,善歌舞。本丧家乐也。汉末始用之于嘉会。齐后主
北齐汉昭帝尤所好。高丽国亦有之。

  广明初,巢贼干纪,舆驾播迁,两都覆圮,宗庙悉为煨烬,乐工沦散,金奏几亡。及僖宗还宫,购募钟县之器,一无存者。昭宗即位,将亲谒郊庙,有司请造乐县,询于旧工,皆莫知其制度。修奉乐县使宰相张浚悉集太常乐胥详酌,竟不得其法。时太常大学生殷盈孙深于传说,乃案《周官考工记》之文,究其栾、铣、于、鼓、钲、舞、甬之法,沉思三四夕,用算法乘除,镈钟之轻重高低乃定。悬下编钟,正黄钟九寸陆分,下至登歌倍一月三寸陆分半,凡四十八等。口项之量,径衡之围,悉为图,遣金工依法铸之,凡二百四十口。铸成,张浚求知声者处士萧承训、梨园乐工陈敬言与太乐令李从周,令先校定石磬,合而击拊之,八音克谐,观者耸听。浚既进呈,昭宗陈于殿庭以试之。时以宗庙焚毁之后,修奉不如,乃权以少府监F为关帝庙。其庭甚狭,议者论县乐之架分裂。浚奏议曰:

琴,太昊所造。琴,禁也,秋分之音,阴气初动,禁物之淫心。五弦以备五声,
武王加之为七弦。琴十有二柱,如琵琶。击琴,柳恽所造。恽尝为文咏,思有所属,
摇笔误中琴弦,因为此乐。以管承弦,又以片竹约而束之,使弦急而声亮,举竹击
之,以为节曲。瑟,昔者大帝使素女鼓五十弦瑟,悲无法自止,破之为二十五弦。
大帝,青帝也。筝,本秦声也。相传云蒙将军所造,非也。制与瑟同而弦少。案京房
造五音准,如瑟,十三弦,此乃筝也。杂乐筝并十有二弦,他乐皆十有三弦。轧筝,
以片竹润其端而轧之。筑,如筝,细颈,以竹击之,如击琴。《清乐》筝,用骨爪
长寸馀以代指。琵琶,四弦,汉乐也。初,秦长城之役,有鼗而鼓之者。及汉武帝嫁宗女于乌孙,乃裁筝、筑为即刻乐,以慰其乡国之思。推而远之曰琵,引而近之
曰琶,言其便于事也。今《清乐》奏琵琶,俗谓之“秦男士”,圆体修颈而小,疑
是弦鼗之遗制。其余皆充上锐下,曲项,形制稍大,疑此是汉制。兼似两种制度者,谓
之“秦汉”,盖谓通用秦、汉之法。《梁史》称侯景之将害简文也,使太乐令彭隽
赍曲项琵琶就帝饮,则南朝似无。曲项者,亦本出胡中。五弦琵琶,稍小,盖北国
所出。《风俗通》云:以手琵琶之,因为名。案旧琵琶都以木拨弹之,太宗贞观中
始有手弹之法,今所谓搊琵琶者是也。《风俗通》所谓以手琵琶之。乃非用拨之义,
岂上世固有搊之者耶?阮咸,亦秦琵琶也,而项长过到今后制,列十有三柱。武太后
时,蜀人蒯朗于古墓中得之。晋《竹林七贤图》阮咸所弹与此类,因谓之阮咸。咸,
晋世实以善琵琶知音律称。箜篌,汉世宗使乐人侯调所作,以祠太一。或云侯辉所
作,其声坎坎应节,谓之坎侯,声讹为箜篌。或谓师延靡靡乐,非也。旧说亦依琴
制。今按其形,似瑟而小,七弦,用拨弹之,如琵琶。竖箜篌,胡乐也,刘肇好
之。体曲而长,二十有二弦,竖抱于怀,用两只手齐奏,俗谓之擘箜篌。凤首箜篌,
有项如轸。七弦,郑善子作,开元中进。形如阮咸,其下贫乏而身大,旁有少缺,
取其身便也。弦十三隔,孤柱一,合散声七,隔声九十一,柱声一,总九十九声,
随调应律。太一,司马纟舀开元中进。十二弦,六隔,合散声十二,隔声七十二。
弦散声应律吕,以隔声旋相为宫,合八十四调。今编入雅乐宫县内用之。六弦,史
盛作,天宝中进,形如琵琶而长。六弦,四隔,孤柱一,合散声六,隔声二十四,
柱声一,总三十一声,隔调应律。天宝乐,任偃作,天宝中进。类石幢,十四弦,
六柱。黄钟一均足倍七声,移柱作调应律。

  《高昌乐》,舞二位,白袄锦袖,赤马丁靴,赤皮带,红抹额。乐用答腊鼓一腰鼓一,鸡娄鼓一,羯鼓一,箫二,横笛二,筚篥二,琵琶二,五弦琵琶二,铜角一,箜篌一。箜篌今亡。《龟兹乐》,工人皁丝布头巾,绯丝布袍,锦袖,绯布袴。舞者五人,红抹额,绯袄,白袴帑,乌布鞋。乐用竖箜篌一,琵琶一,五弦琵琶一,笙一,横笛一,箫一,筚篥一,毛员鼓一,都昙鼓一,答腊鼓一,腰鼓一,羯鼓一,鸡娄鼓一,铜拔一,贝一。毛员鼓今亡。《疏勒乐》,工人皁丝布头巾,白丝布袴,锦襟褾,舞三个人,白袄,锦袖,赤板鞋,赤皮带。乐用竖箜篌、琵琶、五弦琵琶、横笛、箫、筚篥、答腊鼓、腰鼓、羯鼓、鸡娄鼓。《康国乐》,工人皁丝布头巾,绯丝布袍,锦领。舞四个人,绯袄,锦带头大哥,绿绫浑裆袴,赤长统靴,白袴帑。舞急转如风,俗谓之胡旋。乐用笛二,正鼓一,和鼓一,铜拔一。《安国乐》,工人皁丝布头巾,锦褾领,紫袖袴。舞多少人,紫袄,白袴帑,赤雪地靴。乐用琵琶、五弦琵琶、竖箜篌、箫、横笛、筚篥、正鼓、和鼓、铜拔、箜篌。五弦琵琶今亡。此五国,南蛮之乐也。

伏以俯逼郊天,式修雅乐,必将集事,须务相时。今者帑藏未充,贡奉多阙,
凡阙货力,不易方圆,制度之间,亦宜撙节。臣伏惟《仪礼》宫悬之制,陈镈钟二
十架,当十二辰之位。甲、丙、庚、壬,各设编钟一架;乙、丁、辛、癸,各设编
磬一架,合为二十架。树建鼓于四隅。当乾、坤、艮、巽之位,以象二十四气。宗
庙、殿庭、郊丘、社稷,皆用此制,无闻异同。周、汉、魏、晋、宋、齐六朝,并
只用二十架。隋氏平陈,检梁传说,乃设三十六架。国初因之不改。高宗皇上初成
蓬莱宫,充庭七十二架,寻乃省之。则簨架数太多,本近于侈。止于二十架,正
协礼经。兼今太庙里头,地位甚狭,百官在列,万舞充庭,虽三十六架具存,亦施
为不可。庙庭难容,未易开广,乐架不可重沓铺陈。今请依周、汉、魏、晋、宋、
齐六代轶事,用二十架。

  《白雪》,周曲也。《平级调动》、《清调》、《瑟调》,皆周房中曲之遗声也。汉世谓之三调。《公莫舞》,晋、宋谓之巾舞。其说云:「汉高祖与楚霸王会于鸿门,项庄剑器舞,将杀高祖。项伯亦舞,以袖隔之,且云公莫害沛公也。汉人德之,故舞用巾,以象项伯衣袖之遗式也。《巴渝》,汉高帝所作也。帝自元朝伐楚,以版盾蛮为前锋,其人勇而善斗,好为歌舞,高帝观之曰:「武王伐纣歌也。」使工习之,号曰《巴渝》。渝,美也。亦云巴有渝水,故名之。魏、晋改其名,梁复号《巴渝》,隋文废之。《明君》,解渎亭侯时,匈奴单于入朝,诏王皓月配之,即昭君也。及将去,入辞。光彩射人,耸动左右,圣上悔焉。汉人怜其远嫁,为作此歌。晋石崇妓绿珠善舞,以此曲教之,而自制新歌曰:「笔者本汉家子,将适单于庭,昔为匣中玉,今为粪土英。」晋文王讳昭,故晋人谓之《明君》。在那之中朝旧曲,今为吴声,盖吴人传受讹变使然。《凤将雏》,汉世旧歌曲也。《明之君》,本汉世《鞞舞曲》也。梁武时,改其辞以歌君德。《铎舞》,汉曲也。《白鸠》,吴朝《拂爵士乐》也。杨泓《拂舞序》曰:「自到江南,见《白符舞》,或言《白凫鸠》,云有此来数十年。察其辞旨,乃是吴人患孙皓虐政,思属晋也。」隋牛弘请以鞞、铎、巾、拂等舞陈之殿庭。帝从之,而去其所持巾拂等。《白纻》,沈约云:本吴地所出,疑是吴舞也。梁帝又令约改其辞。其《四时白纻》之歌,约集所载是也。今中原来《白纻曲》,辞旨与此全殊。《子夜》,晋曲也。晋有女生夜造此声,声过哀苦,晋平日有鬼歌之。《前溪》,晋车骑将军沈珫所制。《阿子》及《欢闻》,晋穆帝升平初。歌毕,辄呼「阿子汝闻否」,后人演其声感到此曲。《团扇》,开封书令王珉与嫂婢有情,爱好甚笃。嫂捶挞婢过苦,婢素善歌,而珉好捉白团扇,故云:「团扇复团扇,持许自遮面。憔悴无复理,羞与郎相见。」《懊憹》,晋隆安初民间讹谣之曲。歌云:「春草可揽结,女兒可揽撷。」齐太祖常谓之《中朝歌》。《节度使变》,晋司徒左郎中王廞临败所制。《督护》,晋、宋间曲也。益州内史徐达之为鲁轨所杀。徐,宋高祖长婿也。使府内直督护丁旿殡敛之。其妻呼旿至阁下,自问敛达之事,每问辄叹息曰:「丁督护!」其声哀切,后人因其声广其曲焉。今歌是宋刘彻所制,云:「督护上征去,侬亦恶闻许。愿作石尤风,四面断行旅。」《读曲》,宋人为明州王义康所制也,有死刑之辞。《乌夜啼》,宋临川王义庆所作也。元嘉十四年,徙大梁王义康于豫章。义庆时为江州
,至镇,相见而哭,为帝所怪,征还宅,大惧。妓妾夜闻乌啼声,扣斋阁云:「明日应当赦。」其年尤为南兗州左徒,作此歌。故其和云:「笼窗窗不开,乌夜啼,夜夜望郎来。」今所传歌似非义庆本旨。辞曰:「歌舞诸少年,娉婷无种迹。山菖蒲花可怜,出名不相识。」《石城》,宋臧质所作也。石城在竟陵。质尝为竟陵郡,于城上眺瞩,见群少年歌谣通暢,因作此曲。歌云:「生长石城下,开门对城楼。城中国和美利哥年少,出入见依投。」《莫愁乐》,出于《石城乐》。石城有女孩子名莫愁,善歌谣。《石城乐》和中复有「莫愁」声,故歌云:「莫愁在何方?莫愁石城西。艇子打两桨,催送莫愁来。」《盐城乐》,宋随王诞之所作也。诞始为珠海郡,元嘉二十两年,仍为临安,夜闻诸女歌谣,因作之。故歌和云「沧州来夜乐。」其歌曰:「朝发江门来,暮至大堤宿。大堤诸女兒,花艳惊郎目。」裴子野《宋略》称:「晋安侯刘道彦为凉州军机大臣,有惠化,百姓歌之,号《潮州乐》。」其辞旨非也。《栖乌夜飞》,沈攸之元徽八年所作也。攸之未败此前,思归京师,故歌和云:「日落西山还去来!」《估客乐》,齐武帝之制也。布衣时常游樊、邓,追忆过往的事而作。歌曰:「昔经樊、邓役,阻潮梅根渚。感忆追过往的事,意满情不叙。」使太乐令刘瑶教习,百日无成。或启释宝月善音律,帝使宝月奏之,便就。敕歌者常重为感忆之声。梁改其名称为《饭店行》。《杨伴》,本童谣歌也。齐隆昌时,女巫之子曰杨旻,旻随母入内,及长,为后所宠。童谣云:「杨婆兒,共戏来。」而歌语讹,遂成杨伴兒。歌云:「暂出白门前,柳树可藏乌。欢作沉水香,侬作博山炉。」《骁壶》,疑是投壶乐也。投壶者谓壶中跃矢为骁壶,今谓之骁壶者是也。《常林(cháng lín)欢》,疑是宋、梁间曲。宋、梁世,荆、雍为南方重镇,皆皇子为之牧,江左辞咏,莫不称之,认为乐土,故随王作《信阳》之歌,齐武帝追忆樊、邓。梁简文乐府歌云:「分手桃林岸,告辞岘山头。若欲寄新闻,雅砻江向西流。」又曰:「枣阳投音豆酒今行熟,停鞍系马暂栖宿。」桃林在汉水上,樊城在交州北。益州有长林县。江南谓爱人为欢。「常」「长」声就像,盖乐人误谓「长」为「常」。《三洲》,商人歌也。商人数行大庆三江以内,因作此歌。《采桑》,因《三洲曲》而生此声也。《春江11月夜》、《玉树后庭花》、《堂堂》,并陈后主所作。叔宝常与宫中女大学生及朝臣相和为诗,太乐令何胥又长于文咏,采其尤艳丽者感觉此曲。《泛龙舟》,隋炀帝鸿都宫作。馀五曲,不知什么人所作也。其辞类皆浅
俗,而绵世不易。惜其古曲,是以备论之。别的集录所不见,亦阙而不载。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