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何以忍下美国监听的冤枉气

日本何以忍下美国监听的冤枉气

美国监听盟国的名单有一长串,如法国、德国和以色列。这些国家都进行了强烈的抗议,但抗议之后,也就不了了之。这意味着,作为世界警察和超级大国的美国,因为有实力所以很任性。这回轮到了日本。7月31日维基百科解密了多份文件,曝出美国国家安全局自2007年起,就开始监听日本政府高层政要和包括三菱在内的多家大型企业的通信。

欧洲的法德两国,还敢逆着龙鳞向美国呛声几句,但日本不敢。内中原因,日本对美所求甚于法德。大西洋两岸关系,靠北约来维系,这是一种基于地缘政治的安保同盟。“冷战”时期,因为有前苏联强敌窥伺,欧洲各国把区域安全寄望于美国主导下的北约护佑。尽管如此,戴高乐时代的法国也发出独立自主的声音。以法德为双核的欧洲,一直在进行着独立自主的努力,期望欧洲作为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的一极发挥作用。故而,当小布什发动推翻萨达姆政权的伊拉克战争时,法德等“老欧洲”国家反对,英国和东欧等“新欧洲”国家支持。被撕裂的欧洲,折射了美国和欧洲盟友的亲疏远近。

乌克兰危机,欧洲和美国在制裁俄罗斯的大目标虽然一致,但是在制裁力度和北约接纳乌克兰的问题上,法德两国显然和美国有所区隔。当今年春天美国决定向乌克兰提供防御性武器时,法德两国就坚决反对,奥朗德总统和默克尔总理甚至亲赴俄罗斯,和普京总统秉烛夜谈,并在明斯克协调俄乌两国和平停火。

所以,美国监听法德两国两国领导人,是因为美国对欧洲两强不够信任。法德两国表示抗议和要求美国给出说法,则体现法德两国一贯的对美自主性。当然,这种抗议和自主是有限度的,面对强势的美国,法德两国最终也是不了了之。

美国监听日本政要和企业大佬,同样基于美国对日存有心结。毕竟,一是美日存历史冲突,二是有文明冲突,三是欺负日本在东北亚边缘化的尴尬…最重要的是,日本的国家战略定位,就是要唯美国马首是瞻,以获得美国羽翼下的利益。这一战略诉求在安倍政府时代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化。他的历史观,得到了美国姑息;其安保法案的修订,也得到美国支持;和中国在西太平洋的岛屿主权和油气田开发之争,美国也暗送款曲…美日新同盟关系,使安倍政府正常国家化的努力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进展。

背靠美国收获那么多的战略利益,美国监听一下领导人和企业老板,有什么好稀奇的。这也许是日本政界的基本逻辑,因而权衡利弊,日本也就咽下了这口气。

日本的确没有和美国叫板的底气。如果日本也像法德两国那样强烈抗议,美国在历史、慰安妇问题稍微“伸张正义”,日本在东北亚的处境就会变得更加糟糕。尤其在战后70周年的敏感年份,若美国表现出对“安倍谈话”的些许不满,安倍成就历史的努力也就付之东流。

这就是美日新同盟关系的现实。日本假美国之力在东北亚的地缘政治博弈中,占了中韩邻国很多便宜。对于“恩主”的窃听,当然也不可能太过在意。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将从日本监听到的政商信息,并非独享,而是和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分享。这亦凸显美国全球战略同盟中的不同待遇,“盎格鲁萨克森”系的“五眼联盟”才是美国真正铁哥们,其他的欧洲国家只能是算是二等朋友,至于被美国看得很重的所谓美日新同盟关系,不过是制衡中国的利益工具而已。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